欢迎来到一码中平特资料!

”角斗士们一个个都振奋着精神

财富热线+86 0000 8888
栏目导航
”角斗士们一个个都振奋着精神
浏览:189 发布日期:2020-06-04
正午刚过,阳光依旧炽热,大地蒸腾着,空中仿佛浮现着水波。狂血角斗场巨大的土黄色正门前人群如潮,名为“久违”的放演之前的小型垫场试演就要开始了。试演,就是从奴隶晋级为角斗士的初次表演。当然,是指能够活下来的那些人。这次的试演场面可说足够宏大,一场试演竟然编入百多人的阵容,这可是在角斗史上都不曾见过的壮观景象。年龄越小通常都会被安排在前面,可是今天却不是这样。那些年龄小的新兵们被安排在最后一个出场,自然埃摩这么做也是有目的的。“放演还没开始,可不能让观众们带着激情和疲劳感离开角斗场。”埃摩嘿嘿的笑着,在手上的报告上面画了几笔,然后递给身边的奥雏。“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去迎接那些大人物吧。”角斗士们一个个都振奋着精神,当然,赌局也是必不可少的。那些有表演安排的则都静悄悄的窝在一边,不是闭目养神就是打磨着自己的武器。亚汉盘膝坐在墙角,双手捧起胸口古怪的项链,眯着眼睛口中念念有词的嘀咕着什么。黑发少年在他身边做着肌肉锻炼,时不时有兴趣的看看他。小家伙们的气氛则更加沉闷了几分。像他们这么小的孩子上场基本上就是用来牺牲让观众见血的。虽然那样的话就会与他们最后出场的安排有些矛盾,但是小孩子被恐惧包围的时候脑子是不会转动的。当然了,也不能说埃摩完全没有舍弃他们的意思。至少除了几个关键的人物以外,其他孩子的死活埃摩并不放在心上。沙奎坐在人群之中,右脚不住的颠着。整个头埋在膝盖之中,左手抚摸着右手腕上的护腕。身上依稀可见一些伤痕,那是一周来彭麦给他的特训所留下的。距离沙奎不远处,麦莎四肢伸展,“大”字形仰躺在地上,双眼看不出光彩的望着棚顶,肩头的血还在慢慢的流着。其他还有十几个孩子分散在各处,仿佛即将迎接死亡一样,一个个颤抖着又闷不做声。外面的热闹和即将死斗的气氛并不是对所有人都有影响,牙依旧独自在刑室里面练习。虽然没有天人在一边呵斥,但是他并没有一丝放松。刑室的墙壁上已经凌乱一片了,那并不是他功夫不好,刺不中目标,而是因为怕把墙壁刺穿所以经常改变目标。好像是一种本能,一种不断追求强大的本能,牙近乎疯狂的向着墙壁不断刺出一下又一下。天空中一朵云彩飘过,接着一番浮标带着长长的尾穗迎风而起。巨大的雪白色浮标上面写着几个朱红大字:痴迷来自疯狂,激情源自血液,以疯狂和鲜血为基石,狂血角斗场将痴迷与激情带给您。嘶嚎吧,“久违”的鲜血即将再次染红天空与大地。在浮标的旁边,一展旗子迎风飘扬。那是狂血的旗子,画着一个全身鲜血的汉子从不知道什么野兽被撕裂的身体缝隙中出来。黑色的脸孔上没有五官,只有一双闪着亮光的恐怖眼睛。全身暴涨的肌肉和着鲜血仿佛是一头狰狞着咆哮的野兽。巨大的狂血角斗场看台上人群如潮、摩肩接踵。观众至少有七万之众,就连贵宾席也显得有些拥挤。两位公爵自然是少不了的人物,而菲索当然也不会老实的在家里待着。菲索携着身边一个穿着暴露的妖艳美女走入贵宾席,避开其他所有人直接朝着埃摩和两位公爵的方向走了过去。“呦,这不是‘梦宛’(天鹫城最大的娱乐中心)的老板娘菲儿小姐么?”看到来人,埃摩笑容可掬的迎了上去。竟然撇开菲索而先向那个美女打招呼。菲索一张老脸一阵难看,不过很快又恢复了笑容,接话道:“呵呵,原来埃摩老弟也和菲儿宝贝是熟人啊。”“菲儿老板娘这样的大人物天鹫城有谁不知道啊,我可是还被她抢了好几次货呢。”埃摩看了菲索一眼,然后哈哈大笑起来。“哦?埃摩老板也会被人抢货?这倒是值得听听。”路易斯公爵几步走了上来,兴致勃勃的问道。菲利普公爵也紧跟着靠了过来。“冤枉啊,埃摩老板。您可是大老板,人家一个小女子哪有胆子抢您老人家的货啊。倒是您,如果想要抢人家什么东西的话,人家可没胆子说个‘不’字。”菲儿抛了个媚颜,娇呼一声,甜腻腻的说道。“哪里,我算什么大老板啊,大老板要想菲索老哥这样的才行呢。”埃摩嘿嘿一笑,随后不等菲索接话又道。“老板娘您的魅力可是不可抵挡的啊。天野那里为你可是留了不少的好货色呢,恐怕已经数不清有多少我想要的货被偷偷的送给你了呢。”菲儿听了脸色微微一变,偷眼看了一下身边的菲索,眉头更是一紧,心中对埃摩偷偷的马上几句,甚至还恶毒的诅咒一下,脸上却不着痕迹的笑道:“埃摩老板说笑了。我一个半老许娘哪有什么魅力啊,能够在这天鹫城混口饭吃还不是靠着各位大老板的照应,凭我一个女人又能有什么作为啊。”说着轻轻的靠在菲索的肩头,用手轻轻的挽着菲索的胳膊。“众人馆发给我的货当中有应该给埃摩老板您的么?我完全不知道啊,如果我知道的话是怎么也不敢要的。不过我想天野老板之所以会把货给我可能也是因为您埃摩老板是开角斗场生意的,需要的都是些强壮的奴隶,而我们梦宛没有那些女孩可是活不了的啊。不过既然埃摩老板有心怪罪,小女子也不敢不听。一会表演结束,小女子愿意任凭老板处罚。指望老板您大人大量,别罚的太重了。”妖娆美人加风骚柔情,即便是埃摩也不由得身子一颤,一阵心猿意马。“哈哈哈,我想埃摩老板也不是那么小心眼的人,什么怪不怪罪的,菲儿老板娘太夸张了吧。嗯,表演好像快开始了, 正版马会精选资料大全我们也进去看看吧。哎, 香港六合精选心水资料站好不容易说服那丫头不让她来捣乱的, 香港六合九龙心水高手论坛资料我可不想浪费这难得的一场精彩表演。”菲利普公爵轻轻拉了一下埃摩的衣袖, 香港六合王中王心水高手主论坛资料表面上哈哈一笑。“是啊,表演要开始了,我们过去吧。”埃摩面容一整,也跟着微微一笑,点头做了个“请”势。众人不再说什么,冲开前面的人群,缓步走到看台最前面。“臭娘们儿,真他妈难搞。”墙角处,站在洛奕身边的看着整个过程的斯昂低声骂了一句。“小点声,被听到会惹麻烦的。”洛奕双眼紧盯着埃摩的四周,语气有些严厉的说道。“哎,你整天保护老板,不是每天都要面对这种人么?真不知道你是怎么熬过来的。”斯昂憋着嘴道。“你不是整天监视别人,调查别人的隐私么?怎么连这个都受不了。”洛奕反唇相讥。“我看到的都是人的本性。就说那小娘们儿吧,身材一流,床上功夫超绝,只是看看就足够你销魂的了。哪像现在这样,穿着一身说露不露,说不露又到处是肉的衣服,一边卖弄风骚一边还要勾心斗角。哎,官场黑暗,商场黑暗啊。”斯昂叹了口气,一副看破红尘的沧桑模样。“呸,滚一边去。我一直以为哈陆斯很让人恶心,没想到你也在另一个领域上达到了他的境界。”洛奕表情不变,说的话却险些把斯昂给气死。“警告你,别把我和那个假娘们相提并论,不然我翻脸的哦。”斯昂不满的说道。“你翻脸又能怎么样?”洛奕不在乎的说道。“我,我,我哭!”想了又想,发现小胳膊拧不过大粗腿,斯昂有些泄气的说。“滚!”锣声响起,整个角斗场沸腾了。观众台上无数人兴奋的撼动着身边的铁棍,仿佛连这巨大的砖石建筑物也兴奋得难以自控。首先走入场中的是六个少年。他们都是在较大年龄的新兵中挑选出来的,其中就有那个黑发少年和亚汉的身影。解说员简单的介绍了几句这些对观众们来说并不重要的生面孔,便十分买力的介绍起了正在缓缓推入斗场的六个巨大笼子里面所装载的野兽来。“那个小子看起来还不错,恢复能力挺惊人的。”埃摩扫视了一下下面的六个人,看着独自望着旁边一个牢笼的长着一头醒目黑发的男孩,想到昨天还在巫师那里看到的惨不忍睹的景象,不由得喃喃自语了几句。“哦?那是埃摩老板看好的人么?”菲利普公爵距离埃摩最近,很自然的听到了埃摩的自语便也跟着望了过去。“很不错的眼神。”看着黑发少年挑衅的看着笼中凶猛的野兽,内幕资料菲利普公爵轻笑了一下。“这是埃摩老板培养的后续力量么?为了三年之后的那个。”“哈哈哈,还算不上,只不过对他黑黑的头发感兴趣而已。”埃摩装傻的一笑。“他叫什么?”菲儿感兴趣的盯着黑发少年。“好像是……卡。其实他叫什么谁也不知道,只不过他每次发疯的时候都会大叫一声‘卡呲’,所以大家就都叫他卡了。”埃摩说道,眼睛故意在菲儿暴露在空气外面的大片雪白胸脯上停留了一阵。卡慢慢的转过头扫视了一下四周,无数的观众正在看着自己,他甚至无法分清那些人是男是女。人们拥挤在一起,嘶喊在一起,虽然是这样的炎热天气,虽然很多人已经汗流浃背,但是人们的脸上依旧挂着痴狂的表情。也许那些表情只是通过气氛传到卡心中的一种感觉,但是他们却成功的勾起了卡心中那个更加痴狂的灵魂。在六个少年对面的六个笼子里面,六只野兽已经急不可耐的想要冲笼而出了。它们不安的跳动着,在不大的笼子里面不停的旋转、走动,爪子不停的刨着笼子的底座,嘶嚎声此起彼伏。随着解说员的话音结束,又一声锣响起,六个笼子同时打开,六只野兽看到久违了的出口,一个个发狂一样的扑了出来,向着六个少年的方向冲了过去。“吼!”一只庞大的野兽咆哮了一声,狮子般的巨头仰天甩了甩,脖子上的长毛在阳光中闪着金光。“不错,十分不错。”卡慢慢的走向一只最高大的野兽,黑色的眼睛带着更加血腥的气息和那野兽对视着,其中充满了蔑视。也许是嗅到了不寻常的气息,野兽竟然渐渐停了下来,凝视着卡不敢行动。卡好像向来没有什么耐心,大喝一声猛的冲了过去,手中提着一把寒光闪闪的巨斧。巨大的猛兽看着一个不足自己一半大的小家伙竟然嚣张的向着自己冲了过来。它巨大的脑壳中比核桃大不了多少的大脑聪明的认为是开饭的时间到了。于是大嘴一张,向着卡冲了过去。“嘭!”巨斧被整个拍飞了,野兽晃动着有些眩晕的大脑袋摇晃着后退,然后脚一软,倒在地上,右前爪上,一道伤痕一直延伸到肩头,此时正不断的流出血来。“挺有趣的嘛。”看着空空的双手,感受着手上传来的一阵酥麻感觉,卡的双眼露出令人战栗的兴奋光彩。就在卡自我陶醉的时候,另一个野兽已经朝着他扑了过去。“小心。”亚汉大喝一声,眉头皱了一下,一甩手将手中的双手巨剑抛了出去。“噗——”巨剑锋利的刃口抹过野兽扑前的爪子,那只野兽惨叫一声跌倒在地上。卡回过神来,也不去捡兵器,径直向着那只刚刚袭击他的野兽冲了过去。“来啊,畜生,来啊!”他口中有些疯狂的大叫着,眼睛瞪得大大的,扑过去狠狠的掐住那只野兽的脖子。少年空手擒兽,这是一个值得做文章的标题。至少解说员是这么认为的。于是,他解说员三寸不烂之舌的帮助下,角斗场的气氛一再高涨。野兽们很快将六个少年冲散,有一只野兽盯上了没有武器的亚汉。亚汉静静的站立着,双手轻轻的抚摸着胸口的骨制项链,目光虔诚又无畏的望着前方正露出一口獠牙不断逼近的野兽。另外三个少年各自面对一只野兽,还有一个少年躲在最近的一个武器架后面,手里拿着十几把匕首小刀之类的武器。“卡呲!”一声大喝,卡高高跃起,躲过那只野兽抓向胸口的爪子,落下时双脚重重的踩在那只野兽的脊背上,疼得那只野兽狂叫着不断跳跃。卡看准机会坐到那只野兽的身上,双手狠狠的掐住那只野兽的脖子。卡的力量之大,即便是野兽也承受不了。脖子向上翻着,身体不断的跳跃,冲撞旁边的墙壁,可是无论怎样也无法把卡从身上弄下去。喉咙处越来越疼,肺部空气减少使得那只野兽渐渐没了力气。卡看准机会,在野兽粗糙的皮肉上猛打了几拳,趁着那只野兽晕头涨脑的时候翻身从它身上滚了下来,捡起刚刚掉落的斧头,回手一斧头砍掉了一颗巨大的头颅。一边,那只最先和卡遇上的巨大野兽在稍做休息之后慢慢的从地上站起来。虽然脚步上还有些凌乱,但是眼中却闪着更加野性的杀气。希姆莱人崇尚他们自己的神,那是一个长着人身鹰头虎爪狮腿的奇特的神。据说那个神什么都管,挺万能的。亚汉就是一个希姆莱人,他坚信强大的力量来自于对神的决不动摇的崇拜和信奉。野兽向他冲来,他缓缓放下挂在胸口的项链,目光中渐渐燃起了令野兽也不由得战栗的勇气。不需要语言,亚汉向着野兽冲了过去。那只野兽在奔跑中猛的跃起,一双锐利的爪子闪着森森的寒气。亚汉依旧一步一步的向着野兽奔来,在相遇的时候稍稍低头躲过野兽的攻击,然后一手抓住野兽的前爪,一手抓着野兽的脖子,脚一蹬地,把那只两顿多重的野兽皮球一般的扔了出去。“嘭,喀喇!”不知道多少处骨头摔碎了,想活是不可能了。“来的好!”看着又从地上爬起来的巨兽,卡轻轻一笑。手中大斧在阳光下一闪,划出一道弯月向着野兽斩去。就在斧头即将击中那野兽的头时,那只巨大的野兽却双脚一软,瘫倒在地上。眼睛上一把匕首直没至把手。卡冷冷的回头看了看躲在角落武器架后面的少年。他叫鲁克,为人阴险,喜欢偷袭,是卡最讨厌的一类人。虽然心中有气,但是现在并不是算账的时候。卡狠狠的瞪了鲁克一眼,提着斧头气哼哼的向着另一只野兽走了。托里和比其是一对双胞胎兄弟。哥哥托里力气较大,弟弟比其动作敏捷,两兄弟之间还有着微妙的好像心灵感应一样的联系,战力很不一般。两只野兽在他们的面前被耍得团团转。相较于这两兄弟,比尔的情况就要严峻得多。虽然一只野兽并不能真正对他构成威胁,但是想要扑杀这只野兽,以他现在的力量还很难很快达成。“嗖!”一声轻响,比尔的耳朵很尖,感觉不对马上向后跳开。一把匕首贴着地皮刺进野兽的爪子,疼得那只野兽仰天一声巨吼。所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比尔看准机会不退反进,抡起手中重剑一剑从肩头一直砍进了野兽的胸腔。鲜血四溅,泼了他一脸一身。他抹了一把脸上的血,回头看着武器架旁边的鲁克,感激的一笑。虽然他也不喜欢鲁克这样躲在后面偷袭的人,但是人家毕竟帮了他的忙,个性憨直的他还是诚心的感谢鲁克的。相对来说另一边就比较火爆了。卡狂野的冲到托里和比其的中间,手中巨大的斧头划过一道刺目的闪光,伴随着卡那独特的叫喊声仿佛把大地都砍了一道裂缝。“卡呲——”仿佛是死神的召唤,在那声音过后伴随的只有鲜血和飞舞的残肢。整个角斗场人声鼎沸。欢呼声伴随着女子的尖叫声回荡在斗场和看台上空。在地上抓起一把沾满鲜血的泥土,卡的眼神中依旧是那发泄不完的疯狂神采。“这种效果……真不知道是他本身的所具有的魅力还是说这个东西的功效加强了。”巫师一如往常一样的看着手中的水晶球,而在她另一边,有一个古怪的椭圆形东西被包围在血红的光芒之中。光芒时亮时暗,节奏仿佛配合着人类的心跳,使人不由自主的冲动起来。“现在可不是感慨的时候,嘿嘿嘿,工作工作。鲜红的世界,激情的岁月,漂浮在往生之路上的留恋,负载着愤怒于疯狂,留恋人世的……”巫师开始吟唱起了咒文,身边那个血红色的椭圆形光芒渐渐的悬浮起来,光芒也更加亮了几分。

  记者|梅岭

原标题:LOL:枪枪爆头,女警无限夹子被修改,最新套路保证W必中

,,四肖八码期期准精选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