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一码中平特资料!

一边有些过意不去的说道

财富热线+86 0000 8888
栏目导航
一边有些过意不去的说道
浏览:198 发布日期:2020-06-04
欢呼声在狂血上下沸腾,一个黑色的身影给人们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真是令人恐惧的年轻人啊。埃摩老板,看来狂血以后的发展会越来越让人期待呢。”菲利普公爵好不掩饰的用欣赏的目光看着卡。“还好啦,一个小家伙而已,以后能不能成气候还不一定呢。”埃摩淡淡一笑。一边的菲索眉头皱得紧紧的,那六个少年给他留下太深的印象了。虽然他们不论是整体还是单个,战力似乎都和那些成名的,甚至二流的角斗士有一定差距。但是他们还年轻,还有无限的可能,他们才是菲索最大的阻碍。六少离开了斗场,只有卡还有些意犹未尽的时不时挥动一下手中的巨斧。工作人员跑上去清理斗场上狼藉的野兽的残肢和血迹,场间休息的余兴节目也随即开始了。“超乎想象啊。对了,埃摩老板,那个大个子叫什么?”路易斯公爵端起一杯酒饮了一口,脸上挂着兴奋的笑容。“亚汉。”埃摩说道,习惯性的掏出一只雪茄叼在嘴里。“亚汉?名字有些古怪啊。”路易斯公爵说道。“哈哈,是么。他是希姆莱人,也许因为他们的习俗不一样吧。”埃摩又道。“希姆莱人?听说希姆莱人不论男女都是天生的战士,看来埃摩老板的角斗场又将出现一个新星啊。”菲儿娇笑着拿起两杯酒。“不如我们干上一杯,为了祝愿埃摩老板这次表演的成功和一个即将诞生的未来的新星。”“哈哈哈,现在干杯是不是有些太早了?”埃摩一边接过酒杯,一边有些过意不去的说道。“哪里,哪里。以埃摩老板的能力这些都是必然的结果。”菲索接过菲儿手中的另一杯酒,哈哈大笑的说道。“是啊,是啊。不如我们一起举杯,如何?”菲利普公爵也拿过一杯酒,然后高举起来扬声说道,最后转头问向路易斯公爵。“当然好了。这么令人高兴的事情当然是和大家一起分享了。”路易斯公爵很有风度的甩了一下披肩的长发,潇洒的将手中的酒杯举向空中。“这怎么敢当呢?怎么敢当呢?”埃摩一边说着,心中一边暗自的皱眉。虽然需要烘托观众的气氛是角斗场表演的基本,但是狂血需要的并不是这样的气氛。再说由这些人发起也太过危险了,因为完全搞不懂他们的意图。“只是场面话,还是别有深意?”即便是埃摩,此时也不由得左右踌躇。“你说现在这样的场面我们应该怎么办?”看着埃摩尴尬的局面,斯昂拍了一下洛奕轻声问道。“嗯……你可以试着去吧哈陆斯叫来。”洛奕想了想,最后不太确定的说道。“你是说牺牲掉我们?”斯昂紧紧的皱起了眉头。“其实先看看发展也不错。”洛奕听了斯昂的话眉头轻轻挑了一下。“所谓知己知彼,我们应该先做好充足的准备和了解再进行行动。”“了解。”斯昂应道。“为了狂血,为了奉送这场精彩表演的埃摩老板,让我们一同举杯,供饮此美酒吧。”菲儿又拿了一杯酒,高高举起,优美的声音带着令人无法抗拒的娇媚在贵宾席响起,随即无数酒杯在空中碰撞,豪绅贵妇们调笑欢饮,好像是一场晚会的揭幕。“是不是时空转移了?”附和着大家一起喝干了酒杯中的酒,看着各位绅士小姐们攀谈聊天,埃摩点着了雪茄轻吐了一口烟。“埃摩老板有心事?”躲过几个贵族公子哥的纠缠,菲儿来到埃摩的身边轻轻的问道。“家小事多,哪能没有心事啊。”埃摩淡淡一笑,眼角余光瞥了一眼正和两位公爵交谈甚欢的菲索。“菲儿老板娘今天怎么这么有空来看我们狂血的表演啊。这在我的记忆中您的芳驾驾临我们狂血角斗场可是头一次。虽然有点说完了,不过您能来真的使我这个小院子蓬荜生辉呢。”“咯咯咯,埃摩老板说笑了。我一个小女人能有什么。”菲儿小声娇笑着,站在埃摩的身侧正好用埃摩的身子挡住菲索的方向,高耸的苏胸不留意的轻轻磨蹭着埃摩的胳膊,好像偷情的少妇,火热又羞赧。“倒是埃摩老板,家大业大。小女子早就想来,可是又怕身份低微,被埃摩老板看不起。今天实在是……埃摩老板不会还在为刚来时谈论的话题生气吧。如果真是如此,小女子愿意任打任罚。”看着菲儿小脸殷红、媚眼如丝的诱人样,埃摩心中不由得一阵不安。这个女人太危险了。他刚刚还在想,为什么菲索今天一直都没怎么说话,这和一向飞扬的裂狮大老板的个性极度不合。现在看了这个女人他多少有些明白了。“原来还埋着这一手。”埃摩心中暗讨。轻轻环住菲儿纤揉的细腰,有意无意的用手指划过菲儿粉嫩的翘臀,两只眼睛贼溜溜的在菲儿丰满的胸脯上打转,一脸坏笑的道。“哦,真的么?菲儿小姐今天到来真的是冲着我狂血,我埃摩的面子?还是说,因为菲索老哥的面子?哎,老哥好福气啊,竟然有像小姐这样的红颜知己,真是羡煞旁人啊!”“菲索大人是大老板,您埃摩大人也是大老板。我菲儿只不过就是借着两位大老板的照顾在这天鹫城里面混口饭吃。菲索老板经常来捧场,菲儿自然要以礼相待,什么时候埃摩老板要来梦宛,菲儿也一定会以诚相待,真心以对。还是说埃摩老板不相信菲儿,定要菲儿‘坦诚相见’才能证实?”菲儿双手轻轻挽住埃摩的胳膊,胸口的礼服被埃摩衣袖上的皱着勾住,露出大片浑圆的肉球,雪白娇嫩。“我埃摩胆子小小,再说也不敢、更舍不得为难菲儿啊!”埃摩将手完全放在的菲儿弹性十足的翘臀上,脸凑到菲儿的面前,双眼贪婪的看着菲儿那双大大的仿佛有一汪春水潜藏在其中的美眸。“如果是埃摩老板……菲儿倒是不觉得为难。只不过听说埃摩老板的妻子美丽绝伦,又优雅大方,菲儿怕比不过啊。”和埃摩对视着,菲儿的小脸更加殷红了几分。轻轻的把头靠在埃摩的肩膀上,在埃摩耳边娇声说道。清香的气息如一缕激情撩拨着埃摩的心,感受着菲儿皮肤传来越来越高的温度,埃摩几乎可以听到菲儿的心跳声。随着那令人不安的“嘭嘭”声,好像连埃摩自己的心跳也加速了起来。“可怕的女人。”埃摩心中暗呼厉害,赶忙收拾心神,平静心情。无论面对什么都不可以失去冷静的心,哪怕只有一瞬间,在这片平原上,那也往往会导致灭亡的结果。“沙漠中的女人是毒蛇。这句话是谁说的来着?”斯昂看着埃摩和菲儿,有些无聊的对身边的洛奕问道。“是老板。”洛奕道。“老板只是引用的吧?我问的是出处。”斯昂又道。“废话,我怎么知道。想知道问老板去。”洛奕一皱眉,低骂了一声。就在埃摩和菲儿搞小动作的时候,斗场上传来一声清脆的锣响。“好像下面的表演开始了。”埃摩直起几乎趴在菲儿胸口的脑袋向着斗场的方向看了一眼。“是啊,我们过去看表演吧。我可是对埃摩老板的安排很是期待呢。”菲儿轻笑了一下,偷偷在埃摩的脸颊上香了一口,十分自然的松开了环着埃摩胳膊的手,绕过埃摩向着菲索的方向走去。还不忘回头对着埃摩娇笑着说道:“我们过去吧,别让大家等急了。”埃摩一笑,跟在菲儿后面向着菲索和两位公爵走去。“埃摩老板刚刚是上哪去了?不会是和菲儿老板娘商量私会的事情吧。”看着两人走来,菲利普公爵调笑的说道。“咯咯咯,公爵大人真会拿小女子开心。像菲儿这样的庸枝俗粉埃摩大老板怎么会看得上眼呢。”菲儿娇笑一声,向着菲利普公爵抛了个媚眼。“我对菲儿小姐的娇容惊为天人,如有幸邀约自然荣幸不以,私会什么的……万万不敢,万万不敢啊。”埃摩笑着摆手说道。在几人聊天的时候,看台上响起了一阵掌声。东西两个巨大的铁门开启,从两个门中走出两个方阵,装备整齐,气势慑人。“天啊,这简直就是军队嘛!”路易斯公爵看到下面的两个方阵不由得惊呼一声。“公爵大人太夸张了。”埃摩谦逊一笑。“不,不,确实不凡,虽然训练时间不长,但是不愧是大陆四大竞技场之一的狂血角斗场,素质就是不一般啊。”菲利普公爵也道。“今天的重头戏要开始了,虽然并不是你最关心的,不过,天人,你觉得哪边能赢?”书生悠闲的扇着手中的折扇,对坐在稻草堆上的天人问道。“嗯……哪边嬴都无所谓,不过耶鲁那家活不会想要牺牲自己好容易训练了两个月的新兵们的,就算不为了自己的面子也要考虑自己的奖金啊。“是啊,是啊。耶鲁那家伙见钱眼开,为了钱他一定会有所行动的。”金角也跟着叫道。“耶?真难得啊,竟然金角也有这么深思熟虑的时候。”书生有些意外的望向金角。“切,这有什么的,这是基本的常识。”金角被书生看得有些不自在,别过头去,嘴里却还不服气的说道。“呵呵,那就是说天人和金角都认为新兵能嬴喽?嗯,如果说刚刚那六个小家伙在的话应该没问题,不过六个最厉害的人不在,整个方阵失去了精神上的领队, 香港六合精选心水资料站又是仓促组队, 香港六合九龙心水高手论坛资料团体战的战术和配合都训练得很少, 香港六合王中王心水高手主论坛资料在实战中是否能够有足够的默契还是未知数。好吧, 白小姐6肖免费资枓我们来赌一下,就20鲁索吧。”书生好像自语的说着,渐渐的脸上露出一个笑容,然后掏出一把鲁索扔在地上。硬币敲打在地面上,发出清脆的声音。“好,好,呵呵,书生,输了可不要赖帐啊。”金角兴奋得大笑着,一伸手,也从怀里掏出一把鲁索扔在地上。“我身上没钱,你们赌吧。”天人懒洋洋的说道,然后脑袋一歪,靠在墙上就要睡觉。“你少来,你身上藏着那么多鲁克当我不知道啊。”书生戳天人老底。天人睁开眼睛看着书生,书生也一脸不在乎的对视着。突然,天人笑了起来。“哈哈哈……书生啊书生,这次你可错了。”天人笑道。“什么错了?”书生有些不高兴的问道。“那些钱啊,不是在我身上,而是在这堆草里面。”说着天人一掀身下的稻草,里面露出与鲁索土黄色的外表不同的,美丽又耀眼的朱红色硬币。“所以啦,我说我身上没有钱并没有说谎。”“切,你这是借口。”书生把脸往旁边一甩。“好吧,就和你们玩玩。”天人淡淡一笑,拿起一枚鲁克向着书生和金角的钱堆里一扔。两个方阵在斗场的东西两面各自结阵。奴隶们使用的是一个简单的三角阵,只是最前面的那个“角”显得有些短,后面的“角”向两边伸展的又太多,看起来不像三角阵应有的尖刀形。新兵那边使用的是耶鲁教的双行阵。这也是一种基本阵法,奴隶们分成前后两排,后排的人站在前排人的空隙处,两排可以随时合成一排,相互支援。虽然耶鲁本人对这种缺乏变化和战术配合的阵法看不上眼,不过由于时间紧迫,为了让这些从零开始的新兵们能够快点掌握,在斗场上多点生存的机会,也只有选择这种基本中的基本了。在两个方阵的后面各有一面旗子,奴隶那边的是红色的,新兵这边的是蓝色的。所谓团战就是模拟战争场面的,那么战争必然就有目标。要么是城堡,要么是要塞,再不然也是主帅的头。而这两面旗子就代表着双方所要保护的,对方所要争夺的珍贵东西。“咣——”一声锣响,与之前的锣声不同,这次使用的不是平时表演用的响锣,而是战场上使用的战锣。这种锣虽然声音不如响锣清亮,但是穿透力很强,在人多地广的战场上能够保证最多人数听到。“杀!”毕竟是刀口上填血过日子的山贼盗匪出身,奴隶们听到锣响之后气势顿时一变,纷纷挥舞着手中的武器向着新兵们冲来。喊杀声震天,不只是那些奴隶们,还包括看台上的数万观众。新兵毕竟是新兵,就算是再好的苗子,没有战斗经验也不行。还没等那些奴隶们冲到面前,那些新兵们一个个就已经吓得手脚发软了。气势受阻,现在的这些新兵们不要说是进攻,就是连握住手中的武器都十分勉强。“切,一群没用的废物。”巨大的看台下面是属于后台的空间。耶鲁站在铁门的后面看着自己精心训练了两个月的新兵,心中怒火中烧。他不明白为什么老板要将那几个人掏出去,如果有那几个家伙,尤其那个好杀的家伙在的话,气势不会如此的一蹶不振。狂血的斗场虽然大,足够两个百人队厮杀的,但是距离毕竟不远,带着血腥的呼啸声和浓浓的杀气,奴隶们已经如猛虎般扑到了那些新兵面前。血光四溅,公式专区双行阵根本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后排的人根本就不敢上前支援,前排的人又惊吓过渡。结果就是新兵们好像稻草人一样在两军相遇的时候顷刻间被斩杀了近十人。奴隶们的三角阵逐渐变形,后面的两个角同时向前冲,形成了一个三箭头冲锋的局势,只一下冲锋就撕裂了那些新兵的阵形。“是不是我们对耶鲁的期望过高了?”金角看着那些娃娃兵们如斩草般被砍倒,又看了看扔在地上的鲁索,有些担心的道。“不急,那些小家伙们当中不是还有人没上场呢么!”天人镇定自若的说道,其实就算是输了他也不在乎那么点钱。或者说他根本就不在乎钱。“切,这都什么和什么啊!”卡等六人也都聚集在铁门旁边,透过铁条之间的缝隙观看着外面的比赛。刚刚的战斗卡是意犹未尽,此时看到这种场面更加使他血液沸腾。“妈的,把斧头给我,开门!”卡大喝一声从地上跳起来,等不及别人去拿,自己已经朝着他刚刚戳在墙角的斧头走去。“你要干嘛?”耶鲁皱了一下眉头。虽然他也不希望他训练的那些新兵们就着样惨败,但是也不能看着卡胡来。“什么干嘛?这还用问么,当然是出去杀人啦。”卡说着,脚步不停继续向着斧头走去。“你的表演结束了,给我回去坐好。”耶鲁一皱眉头,挺了挺身子挡在了卡的面前。“为什么结束了?”卡看到耶鲁当着自己先是一愣,随后眼睛一瞪,大声的呼喝道。“又没有说过不可以连续出场的,这场表演也没有说过我们不可以出赛。我们也是这一队的,全队的比赛我们自然有资格参加。”“你还挺理直气壮的。”耶鲁眉头皱得更紧了。其实他也打算让这六个小家伙出场,不然他早就出手把卡打飞了。就算卡再强也不过是一个凭借着天赋和冲劲的小孩子,在狂血四天王之一的耶鲁面前根本不够看的。耶鲁心中明白现在只有他们这六个人上场才有可能挽回败局,不过没有老板的命令,他自己可不敢做主。“你就这么想出去?”奥雏走过来问道。“啊?啊,是!”听到奥雏问话,卡先是一愣,随后答道。“那么……”“奥雏大人……”耶鲁有些担心的道。“没事,一切责任我来承担。”奥雏自然看出耶鲁心中在想什么,轻轻一摆手,转头对卡等人说道。“快去吧,还有你们几个,不要死掉,还有,把敌人全部收拾掉。”大总管发话了,几乎就等于是埃摩亲自发话。在场所有狂血的手下都不会有任何疑义的。卡欢呼一声,绕过耶鲁几步冲到斧头边上,提起斧头向着斗场冲去,此时铁门已经被拉起了一人的高度。亚汉看着卡那兴奋的模样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对希姆莱人来说虽然拥有战斗的天性,但是同时也不愿意参与无谓的争斗。不过既然奥雏下了命令,如果还想在角斗场活下去就必须照办。其他四人也纷纷站起,整理了一下各自的武器走出了铁门。铁门在六人出去之后又重新关了起来。只是隔着一道铁门,此时的六少却体会到了天堂地狱般的差别。铁门外面,那充满空中,回荡在斗场上的杀气,那种震荡人心的冲击力,看台上观众附和着血脉膨胀的压迫力,虽然他们的能力突出,但是缺乏经验的他们依旧逃脱不了紧张感。除了……“哇哈哈哈哈,来啊,来啊。卡呲——”卡大喝一声,抡着手中的斧头首先冲进了人群。他并不是想要救那些新兵才要求出来的,他想要出来只不过就是因为刚刚杀那些野兽杀得不过瘾,还想再杀一会而已。他也并不是不紧张,他现在也很紧张,紧张得发抖,可是他表现紧张的方法就是更加的兴奋,更加的疯狂。奴隶们的阵形已经变成了纯粹的攻击阵形,前端虽然很强,但是由于一心往前冲所有背后的防守就松懈了很多。卡一个人杀入了进去,血雨倾盆,顿时染红了他的全身。他那双已经狰狞的眼睛变得血红,狂笑时露出唇外的牙齿也变得血红,就连那颗疯狂跳动的心也同时变得血红。猩红的世界猩红一片,在突如其来的杀神面前,刚刚锐不可当的奴隶战阵此时也慌乱了起来。看准机会,亚汉暴喝一声也冲了过来,身后跟着托里,比其和比尔。鲁克还是老样子,靠向斗场边缘的武器架挑选那些短小的武器塞了一身。新的战力加入并没有使得新兵们立刻获得改变局势的转机。因为在卡他们上来帮忙的时候,新兵们已经所剩无几了。只有寥寥十数人围成一个小小的圈子堪堪抵挡着那些奴隶们的进攻保护着当中天蓝色绣着狂血字样的旗子。“诶?埃摩老弟,这几个小家伙不是刚刚出来过的么?怎么又跑出来了。”看着那些新兵被痛宰菲索的心中正暗爽,突然见卡等人杀出来不由得神情古怪的问道。“是啊,埃摩老板,这是怎么回事啊?”路易斯公爵也问道。“其实很简单。本来这六个小伙子就是那批新兵里面的,所以理应和这些新兵一起上场。只不过他们的个人能力与其他的小朋友们不在同一个档次,用这样的方式作为试演他们成为角斗士的能力有些不妥,所以又安排了前面的那场表演。”埃摩叼着雪茄眯着眼,不慌不忙的说道,好像早就知道这六个人会突然冲出来一样。“哦,呵呵,埃摩老板的安排还真是周全啊。”菲索目光一愣,嘿嘿笑道。区区六个人是不能阻挡几十人的战阵的,这些做为角斗场老板的菲索来说是再清楚不过的了。虽然卡等人的出现让菲索有些吃惊,但是如果能够让这六个人有所伤亡,那么对狂血来说损失比其余那四十多人都死了来的还大。“呵呵,这些都不是我做主的,手下们做好的方案来让我签个字而已。”埃摩把半截雪茄在手心上撵灭,随手扔在一边。“其实只要表演精彩,多几个人少几个人又能怎么样呢。”菲儿咯咯娇笑道。“说的是,菲儿老板娘说的是啊。只要埃摩老板能给我们看一场精彩的表演,几个人员多寡又算什么啊。”菲利普公爵也笑着说道。喊杀声更盛,看台上的观众们兴奋的摇撼着身边的铁棍,尖叫、喘息、甚至还有高潮时的呻吟声。看台上的景象糜烂又疯狂。这就是狂血的魅力,这就是鲜血的魅力。“卡呲——”卡又是一刀砍下。原来的斧头早就不知道扔到谁的脑袋上去了。反正现在场面混乱,地上的武器多得数不过来,随便捡一把就是了。砍倒了不少人,卡自己身上也受了伤。混战当中个人的技巧还在其次,主要是令对手赶到恐怖的气势,而卡正好就具备这样东西。距离卡不远是提着巨剑的亚汉。剑势大开大阖,再加上他那少有人敌的希姆莱天生神力,根本就没有几个人能够靠近他身边。在亚汉后边是托里兄弟。托里和比其两人配合无间,前面又有亚汉这种重量级墙壁护航,已经有不少人惨死在他们兄弟的手中了。比尔本来想跟在卡的身后的,可是卡完全是一个疯子,没有人能够跟住他。更重要的是没有人能够保证他在挥舞武器的时候不会朝着同伴来上一下。鲁克一个人躲在武器架后面,就算他飞刀再准也无法面对奴隶们的围击。不知是否为了报恩,比尔守护在鲁克身前缓慢的向着那仅剩的十来个新兵小阵型靠拢过去。现在的情况人数相差悬殊,只有结合起来,再发挥个人的优势才有可能力挽狂澜,扳回局势。“时间,差不多了。”从刑室中缓缓走出,看起来虽然疲惫,但是眼神却异常恐怖的牙向着走廊尽头的地下水池走去。“切,这几个小鬼什么来头,这么难搞。”一个奴隶受不了亚汉的重击,被弹飞了出去,踉跄着从地上爬起来,忍不住叫道。“谁知道。”另一个奴隶百忙中回答了一句。不过他并不如前者幸运,被卡一刀从中间劈开,虽然他也在卡的肩头上留下了一条一尺长短的血痕。“卡,过来。”亚汉大叫了一声。一只手提着巨剑挡住两把斧头,另一只手一抬,抓起一个大汉的脖子向着空中一扔,总算带着托里兄弟冲入了包围圈,和比尔、鲁克一同与仅存的十几个新兵汇合了起来。“哦!”卡虽然疯,但是不傻。现在的他不要说身上伤痕累累,就连体力也已经所剩无几了。如果再那么横冲直撞,用不了多久就会被捅成蜂窝煤。“真是个奇迹啊。”书生看着整个场面的逐渐变化,淡淡一笑道。“嘿嘿嘿嘿,怎么样,书生。即便是聪明的你也没想到那六个小家伙会再次冲上去吧。”金角高兴的叫道。“切,这有什么看不出来的。”书生不屑的说道。“看出来了你还压那些奴隶们嬴?”金角不信的说道。“不就是几个鲁索么,看你那幅德行。”书生一皱眉,也不和金角争辩,继续关注赛场。在卡向着亚汉他们靠近的同时,亚汉他们也组织起了简单的圆形阵慢慢的向着卡移动。虽然那些奴隶们想过要阻止他们汇合,可是由于畏惧卡那疯狂的杀气,最终还是作罢了。卡汇合到阵形当中,阵形立刻发生了变化。鲁克在最中间保护着旗子的同时不时偷袭一下敌人,外面是一些受伤,或者体力下降的人。他们负责掩护支援。最外面的就是以发疯的卡和仿佛拥有无穷神力的亚汉为首的一群实力派人物们。以卡刚刚在对方心中造成的巨大阴影加上亚汉魔神般的力量,只有十多人的小队顿时仿佛铁锥一样刺入敌人的胸膛。不需要相互打气,事到如今,为了保命每个人都来不及紧张了。不需要过多的言语,奋力的大喝和勇猛的拼杀比什么都有助于团队的配合。力量在凝集,气势在提升。生死边缘,气势往往就决定了一切。“啊~~~~~~裂吧!”亚汉终于也露出了狂性,全身的肌肉在血雨腥风中痉挛抽搐着,一条条青筋凸出皮肤,本就强健得不像人类的身躯此时仿佛又膨胀了一圈。肌肉横征暴敛,虬结交错,好像一个机械化流水线,不断的输出无穷尽的力量。“当!”一剑斩在地面,半截断剑被震飞出去,旋转着撕裂了三个人的胸膛。在亚汉的面前,两个巨汉一前一后的跌倒,从脑袋到肚子已经被完全劈开。地面上,一道三米长的裂痕令人咋舌。“呼,呼……”亚汉喘息着直起身子,用那说不出颜色的眼睛蔑视的看着零散着瘫倒在地上的几个奴隶。一面已经折断的旗子掉落在血泊中。胜了,在仅剩下不满十人的时候,他们胜了。这群毫无经验的小家伙们胜了。在对方气势如洪的时候力挽狂澜,反败为胜。在表演结束的锣声敲响的时候,众人瘫倒在地上,只有亚汉还屹立在那里,高大的身影在西斜的晚霞中拖出长长的影子。地面上的鲜血仿佛只不过是这副惊人画卷中的一抹颜色,而令人感伤的昏黄才是这曲诗篇的主体。夕阳西下,影斜,孤魂直立,感沧桑,唯巨神倚天、斩地、创奇迹。铁门缓缓打开,从里面急奔出数十人,将场中伤员一一扶走,清理场地,血迹,尸体,有已经死的,还有将死未死的。众人一阵忙碌,一个消小的身躯缓缓走入斗场。一身雪样白的长衫在风中微微摆动,胸前一颗古怪的石头网扣系在颈间,一条白色的飘带绑住披肩的白发,只留一缕刘海在眼前飘动。刚刚清洁过的白净面庞英俊透着傲气,一双大大的眼睛透出犀利的目光,好像一匹正在狩猎的狼,每个人都可能成为他的目标。手中拖着一把普通的长剑,在地面上划出一条痕迹,牙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中径直走入斗场,身上那磅礴的杀气和着渐渐狂躁起来的晚风竟然使刚刚兴奋不以的观众席一时间寂静无声。“埃摩老板,这个是……”菲儿微微闭目,轻轻的问道。她纵横天鹫几十年了,也是一个响当当的人物,什么场面没见过,可是此时竟然有种不敢看牙的眼睛的恐惧感。“这也是埃摩老弟的安排么?”菲索皱起了眉头。这个小家伙他是见过的,当时虽然也很欣赏,但是却没有想到会有今天这样惊人的表现。“下一场,会更加精彩。”埃摩大有深意的翘起了嘴角,用一个不算回答的回答封住了众人的嘴。震撼了,发自内心的冰冷使得今日来到狂血的所有观众都感受到了震撼,来自一颗孤高又孤独的心,来自那风雪中更加冰冷的玄心。战栗吧,人类们……

  “2―3月,社会保险阶段性减免政策共为企业减免真金白银2329亿元。”人社部养老保险司司长聂明隽在日前举行的人社部一季度新闻发布会上说。

,,平特一肖防一码